云顶集团官网登录

专题 liaorongbin 449 浏览

EOS 又一次因为节点中心化成为争议焦点。

相比起原来批评总是来自外界,这次 EOS 社区开始「内讧」了。

8 月 22 日,去中心化版维基百科 Everipedia 首席信息官 Larry Sanger 发推特称,EOS 如果被中国财团中心化控制的话,将放弃开发 DAPP。

这一言论引来了不少争议。

中文社区中,李笑来在电报群中怒斥“没有我,哪有 EOS 啊?五年前就投资了 BM,接连投了四次,白求恩啊?现在又说中心化在中国财团了,好像它们(Everipedia)在哪儿建都能成功似的”。HelloEOS 发起人梓岑也在社交平台上指责 Everipedia 在一年多内没有进展,日交易量只有几百美金,却归咎于 EOS 被中国团队控制。带着一屋子的 LV 包包,说不做了”并称“外国项目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靠谱”。

而在国外社区中,Everipedia 的言论引来不少人的共鸣,有 reddit 网友表示中国节点相互联结利息与换票现象的存在,是 EOS 当前面临的最大威胁。

针对愈演愈烈的舆论战,Everipedia 总裁 Sam 发表声明做出澄清解释,声明没有人离开 EOS,也没有人离开 Everipedia。拉里·桑格(Larry Sanger)的意思是说,目前所有顶级区块生产商的地理管辖范围之近令人担忧。这显然是一个治理问题,与任何特定社区无关,尤其是与中国用户无关。拉里·桑格声明的问题在于用词不当和时机不佳。Sam 还表示 Everipedia 的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并在该领域发布了新的软件和前端,如在 EOS 主网上的预测市场 Prediqt。

这场口水战,以 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BB)与 BM 的「调停」结束,BB 发推表示,EOS 是全球 token 持有者共同民主化治理的社区。EOS 的初衷是与用户群体不断进化和前进,不分种族、国籍和地区,一视同仁。BM 也回应“EOS 超级节点中心化”称,中国的节点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单一的实体。不妨说所有加密都是集中的,因为它们是由人类控制的。

论战暂告一段落,但对 EOS 治理机制的难题却仍未解决。EOS 的中心化是中国节点的错吗?

Everipedia 的这一拳,似乎没有打在命门上。

 

节点中心化与中国财团

抛开是非来看,Larry Sanger 的「中国财团控制一说」并非没有事实支撑。

其一是国内节点的确占据了 EOS 超级节点中的绝大多数席位。

据 Odaily星球日报统计,在前 21 位超级节点的席位中,控制实体为中国团队的节点多达 17 家,且在各节点旗下 EOS 矿池的加持下,使得超级节点的最低门槛提高至 1.89 亿票。

竞选中国内节点的冲锋姿态,不仅使得在 EOS 主网上线初期曾存在感不低的一些国外节点 EOS NewYork、EOS Authourity、EOS Cananda 等国外节点陆续掉落前 21 位;且让不少备选节点进入超级节点席位的希望更加渺茫。

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曾对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节点排名下跌有可能只是相对而言,总投票率均在增长。

其二是由于一票 30 投的规则设置,不乏有存在一个财团控制多个超级节点的情况。

火币是最先曝光的「中国财团」之一,2018 年 8 月,EOSONE 曝光火币利用扶持 strongmonkey、greencapital、cochainworld、eoschaintech、eossixparkbp、eosorangeeos、voldemorteos 7 个备用节点,月入至少 170 万人民币;而后一份《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20180911》的 Excel 数据表在 EOS 圈子流传,则证实了节点之间换票、收割利益的部分事实。

时隔一年,火币仍被外界认为是 EOS 生态中最大的财团。据区块律动援引一位 EOS 爱好者在今年年初表示,当时 EOS 的前 21 名节点中,至少有 6 个都是火币矿池投票扶持的。而现在,前 21 名节点内,依旧有火币矿池扶持的节点,他们会与火币共享收益,不需要对 EOS 网络有贡献就坐享奖励。

而近期跃升至 EOS 节点第一位的 OK资本,则被寄予了与火币财团抗衡的希望。8 月 14 日,OK Pool 推出「英雄追逐赛」活动,要为那些为 EOS 网络做过贡献的投票。预计总票数将达到 1.15 亿票,全部分给那些为 EOS 网络做贡献的团队。

 

中国基因的EOS

回顾公链发展史,EOS 的确是一个特殊的范本,创始团队是纯粹的海外背景,但它的崛起离不开中国投资者的加持。

李笑来的一句“没有我,哪有 EOS 啊”,也无可厚非。

没有他,可能没有今天的 EOS;没有中国投资者的热情,EOS 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社区和市值。

故事要从 EOS 的 ICO 开始说起,彼时,BM 在放弃其第二个区块链创业项目 Bitshares 之后,与一个叫 Brendan Blumer 的合伙人,建立了一家叫做 Block.One 的公司,并意欲创建一条对标 ETH 的世界公链 EOS。

曾投资 BitShare 天使轮的投资人李笑来,同样参投了 BM 的 EOS。据此前财新的报道,李笑来持有 Block.One 7% 的股份,持有 EOS 5% 的股份。

其后,EOS 在短短 5 天的 ICO 期间,拿到了1.85亿美元的融资,市值最高峰时直逼 50 亿,轰动一时。这个成绩离不开 BM 的光环效应,同样也离不开李笑来「巨大流量」背书带来的中国资金。

2018 年 3 月,BM 公布由 EOS 持有者投票、选出 21 个 EOS 超级节点。超级节点竞选,这个几乎囊括了 EOS 所有风雨的机制中,中国节点也无疑刷了不小的存在感。

节点竞选早期,在 3 月 22 日 EOSGo 社区公布的 EOS 主节点竞选报告中,已经符合竞选标准的节点总计 35 个,彼时中国节点数量为 8 个,美国节点数量为 8 个,韩国节点数量为 3 个,彼时中国的参选节点数就跃居了首位。

其后,包括薛蛮子、暴走恭亲王、老猫、易理华、蚂蚁矿池等各路资本纷纷高调宣布进军 EOS 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有自称携 40 亿的温州帮入局,都掀起了一阵不小的腥风血雨。

EOS 主网上线之后,无论是挽救低落比价的 RAM & CPU 炒作,还是带动 EOS 生态的 DApp 盛世,都离不开中国团队的身影。

其中,国内节点 EOS Asia 研发的像素类游戏 EOS Pixel,9 天之内吸金 80 万美元,位于中心的像素点一度被炒到人民币 4.5 万一枚,就成功引爆了 EOS 上的 dapp 网络。

可以说,从 ICO 到超级节点选举,EOS 能登上市值第二的公链这个宝座,离不开中国投资者的参与。

在如今全球市场下,无可否认中美是最大的区块链市场。

如果说机构投资者方面两边的环境尚算不分上下;散户方面中国投资者的数量可能遥遥领先;即便是从开发者的角度,中国也有看大量对区块链感兴趣并且优秀的程序员。Polkadot 创始人 Gavin Wood 在接受 Odaily星球日报采访时也坦言,中国投资者占比很高,而且每次来中国开见面会都很快满额。

大环境在前,如果连中国投资者对区块链都不感兴趣了。这个领域可能真的要凉了。

 

中国财团是最终原因吗?

有着中国基因的 EOS 深陷中国财团控制的泥淖,正是两者争议的中心:国内社区认为正是中国财团成就了 EOS,国外社区则认为中国社区的节点联盟正在毁掉 EOS。

在此要抛出一个更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这场 EOS 中心化的争议中,中国节点是“罪魁祸首”吗?

外界往往会有一种印象,可能觉得国外节点更专注于技术和投身社区治理,中国节点只有资本家。他们并没有为 EOS 社区做贡献。

但或许并非如此。实际上,EOS 中的中国节点非常多样。盘点 EOS 生态中的国内节点,按照功能可分为四类:

一、技术咖。

专注于技术的节点往往成立较早,并已经加入或推出了一个 EOS 测试网。Meet.one 、EOS 42 和 Oracle Chain 是典型的为开发人员和 EOS 用户开发 DApps 和工具的技术人员。

二、资本家。

资本家是指那些在经济上有很大支持的节点,以交易所为主,包括 EOS老猫、OK资本、火币矿池,资本家也是一群备受争议的参与者。

三、社区型

指与各种 EOS 社区互动,分享区块链知识,并强调 EOS 的优势的社区类节点,如Eos Gravity 和 EOS Cannon。

四、送水项目

指深耕于 EOS ,提供送水服务的生态项目,如鲸交所、慢雾、虎符、Newdex。

可以说,这些节点利用自身优势,用不同的方式在 EOS 生态上布局,也在扩大着这个生态,很难一棒子打死说他们对 EOS 有害无利。

其二,财团带来的节点联盟,这一现象并非仅存于中国出身的节点。

确实,财大气粗的节点相互结盟、贿选,可能会导致节点间的利益绑定、甚至一个组织控制多个节点的情况。早在 EOS 主网上线初期, EOS 社区成员 EvolutionOS 在 Medium 撰文表示:硬币资本已经控制或运营了 21 个节点中的 8 个以上。

可是,规则存在漏洞,不免被利用。这也出现在国外节点情况中。

EOSONE 也曾曝光,美国节点 Bitfinex 旗下共设有 13 个投票账号,并利用其旗下 13 个账号对多个节点或投票或撤票,一度改写超级节点排名格局:4 个超级节点名次上升,7 个超级节点名次下降,其中 2 个超级节点掉出超级节点范围。


DPoS机制难逃中心化弊端

本文并非否认节点联盟的负面影响,节点联盟中的「贿选」「换票」等操作的存在,的确也正在排挤掉一些真正关注 EOS生态的节点空间,且“劝退”了一些国外资本的进入。


可是,这一切的并不能归结于中国财团,或许 DPoS 的治理机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目前的中心化加剧。

在 DPoS 机制中,代币(钱)数量决定出块节点,容易导致参选节点之间为了谋取利益最大化而组织起来, 贿选往往难以避免;而掌握投票权的散户往往由于利益趋向而选择出让利润更为诱人的节点。

尤其在 EOS 中,超级节点这一荣誉机制往往集成了过多的关注度以及治理权限,其竞争更为激烈。

实际上,类似寡头统治的困局,其他公链也曾面临。

同采用 DPoS 机制的公链项目 Lisk,就因此成为人们口中的“意大利的黑手党”,在 Lisk 网络中,曾存在最大的 Lisk 垄断组织「Elite」以及第二大组织「GDT」,他们通过向选民施加压力,选民需将其手中所有选票投给其组织里的受托人,以获得全额回扣。造成的直接结果是,「Elite」在全部 101 个受托人中占有 54 个席位,「GDT」 占有 32 席。

EOS 的未来会如同 Lisk 一般吗?Block.One 显然并未放弃努力。

近期,BM 在电报群谈到他与团队正在着手起草投票提案,考虑的投票类型包括:抵押周期;当前的方式;多种类型并用;单独的一种。该提案采用一币一票制,具体会有些调整。 关于具体的提案,BM 提到 21 个 BP 节点中 11 个席位由抵押周期投票类型选出,10 个席位由抵押投票类型选出,质押三天为一个常规投票。BM 表示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简易性以及去中心化之间的权衡。如果届时社区成员积极参与,该提案有望实现。

目前,EOS 生态要做的不是要让中国投资者滚出去,而是想办法让更多元化的投资者参与到生态中。以及,在机制设计上尽量避免节点之间的贿选现象,让节点利益与社区利益更为一致。

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 也表示,EOS 治理问题是比较复杂的,但 Block.One 不会坐视不管,会选择在适当的时机参与到社区的治理中。

EOS 的超级节点们向来敬重 EOS 创始人 BM。

只是,在既得利益格局逐渐形成的今天,Block.One 即便想改良,恐怕也要经历一场风暴。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评论(0)

最新评论